• <th id="y8dug"></th><em id="y8dug"><tr id="y8dug"><u id="y8dug"></u></tr></em>
      1. <th id="y8dug"></th>
      2. <rp id="y8dug"><acronym id="y8dug"><u id="y8dug"></u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中證網
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“滯脹”風險下全球經濟復蘇承壓

        廖冰清 經濟參考報

          在經歷了前一年的艱難復蘇后,2022年,世界經濟再次步入危機邊緣。世紀疫情跌宕反復、地緣政治沖突升級、供應鏈挑戰加劇、通脹壓力持續攀升等多重沖擊下,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大幅下滑。為對抗高通脹,各國央行紛紛開啟加息周期,加快貨幣政策緊縮步伐,進一步拖累了經濟復蘇進程。在不確定性顯著增加、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背景下,全球經濟面臨滯脹威脅,衰退風險持續升溫。

          經濟增長放緩

          2022年,國際環境日趨復雜,新舊挑戰不斷涌現,各種矛盾日益突出,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,給世界經濟復蘇蒙上了一層又一層陰影。

          2022年,接連不斷的疫情沖擊導致全球供應鏈恢復緩慢,供求矛盾加劇,大宗商品價格快速上漲并傳導至消費品價格,通脹壓力持續上升。在全球疫情大流行背景下,國際政策協調也陷入困局,各國救助政策的內在競爭性凸顯,全球經濟局勢更加復雜嚴峻。

          烏克蘭危機是今年最大的“黑天鵝”事件之一。自年初爆發以來,烏克蘭危機不斷升級,美歐與俄之間由此展開的制裁戰持續至今。在此影響下,全球能源、糧食、金屬等大宗商品供給受阻,價格大幅波動,進一步推升了高通脹壓力,也給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帶來新一波沖擊,全球貿易、投資和金融體系的碎片化風險增加。尤其是俄羅斯能源出口減少導致歐洲能源危機愈演愈烈,市場普遍認為,歐洲國家將持續受到嚴重能源短缺的威脅。

          這一年里,全球性高通脹“灰犀!眮韯輿皼,沖擊國際貿易和投資,拖累世界經濟復蘇步伐。受疫情初期發達國家貨幣“大放水”后遺癥延續、供應鏈恢復緩慢、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加劇等因素影響,全球通脹水平持續上漲。歐美日等發達國家通脹率達到幾十年來最高水平,發展中國家通脹形勢則更加嚴峻。

          在此背景下,全球經濟增速將出現大幅放緩已成為共識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經合組織)11月發布經濟展望報告,預計全球經濟2022年增速為3.1%,其中美國和歐洲經濟增長急劇放緩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10月發布的《世界經濟展望報告》預計,2022年全球經濟將增長3.2%,其中發達經濟體預計將增長2.4%,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預計將增長3.7%。世界銀行6月發布的《全球經濟展望》報告則預計,全球增長率將從2021年的5.7%大幅放緩至今年的2.9%。

          不少分析指出,當前全球經濟面臨諸多挑戰,導致年初以來經濟增長預期一路下滑,由于結構性問題短期內難以改善,未來經濟增長前景還將繼續受到影響。

          激進“加息潮”負面效應顯現

          面對持續的高通脹壓力,今年以來,多國央行收緊貨幣政策,持續上調利率,“加息競賽”的浪潮席卷全球。根據各央行官網消息及Wind數據等不完全統計,今年共有約60家全球主要央行實施加息,累計加息超300次。

          美國等主要發達經濟體是此輪激進“加息潮”的主導者。今年3月以來,美聯儲已連續七次上調利率水平,累計加息425個基點。今年7月至今,歐洲央行連續四次加息,共加息250個基點。英國央行、澳大利亞央行、韓國央行等今年也已多次加息,加拿大央行、瑞典央行、匈牙利央行等都曾單次加息100個以上基點。

          為遏制通脹加劇、資本出逃、本幣貶值,新興市場經濟體也被迫進入加息通道。巴西央行今年加息五次,累計加息450個基點。印度央行年內加息五次,累計加息225個基點。一些國家甚至出現暴力加息行為,如阿根廷年內加息九次,累計加息3700個基點,6月烏克蘭大幅加息1500個基點,津巴布韋更是激進加息12000個基點。

          世界銀行研究指出,全球央行今年一直在以過去50年未曾見過的同步程度加息,這一趨勢可能會持續到明年。投資者預計,到2023年,全球貨幣政策利率平均水平將升至近4%,比2021年高出逾2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值得警惕的是,激進“加息潮”正導致全球經濟風險上升。隨著全球同步快速上調利率,流動性顯著收緊,資本開始逃離股票等風險資產,轉而流向其他避險資產,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加劇,對遏制經濟增長前景的“副作用”開始顯現。

          不僅如此,隨著美聯儲大幅加息,美元走強帶來的匯率“剪刀差”正通過通脹“收割”世界。由于全球非美貨幣遭遇不同程度的貶值,其他國家進口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勢必成本上漲,加劇其自身通脹。以美元計價的國際糧價和能源價格高企,還可能帶來廣泛的糧食安全問題甚至社會動蕩。

          此外,在美元升值背景下,大量資本回流美國,以美元計價進行借貸的國家清償債務壓力驟增。國際金融協會報告顯示,今年第三季度新興市場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(GDP)之比回升至紀錄高位。據英國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與國際金融危機之前相比,一些低收入國家更加脆弱,可能在全球緊縮潮背景下陷入債務困境。

          觀察人士認為,美國等發達經濟體激進“加息潮”正導致世界經濟放緩、金融環境收緊,給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,尤其是欠發達國家帶來巨大沖擊。發達經濟體應充分考慮貨幣政策外溢效應,而新興經濟體等則需采取積極措施應對風險。

          警惕“滯脹式”衰退風險

          在多重因素交織影響下,全球經濟下行風險不斷攀升,加劇了市場對全球經濟前景的擔憂。許多機構預測,2023年,全球經濟將延續低增長態勢,且增速進一步放緩的可能性在增大。

          經合組織和聯合國貿發會議均預測,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率將放緩至2.2%。世界黃金協會則預計,明年全球GDP將僅增長2.1%。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日前透露,根據IMF對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最新預期,增速降至2%以下的概率目前已升至25%。據《金融時報》報道,全球經濟增速通常在3.5%至4%之間,IMF將低于2.5%的增速定義為全球經濟衰退。

          有分析指出,隨著增長疲弱疊加通脹高企,全球經濟可能出現“滯脹”,在更糟糕的情況下,甚至可能出現經濟衰退。

          世界銀行曾警示“滯脹”風險,稱烏克蘭危機造成地區經濟增長嚴重放緩,并放大了供應鏈瓶頸、通脹飆升等疫情帶來的問題。該行在其最新研究報告中稱,全球央行同步加息可能讓世界經濟在2023年走向衰退,甚至可能導致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出現金融危機、受到持久傷害。

          不少分析也指出,當前全球經濟增長已經放緩,激進的貨幣緊縮政策可能會使經濟陷入衰退。美國《紐約時報》表示,美聯儲加息造成多國通脹迅速攀升,債務規模不斷擴大,全球經濟嚴重衰退的風險加大。隨著金融狀況惡化和信心下滑,實體經濟惡化可能會隨之而來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在物價上漲、債務風險攀升的背景下,不少國家也在收緊財政政策。如英國政府將在未來幾年內提高稅收和減少財政支出,分析人士認為此舉將進一步加劇英國經濟困境。

          世界銀行表示,全球貨幣和財政政策的同步收緊為世界50年來罕見,明年全球經濟衰退的風險處于上升通道。

          據IMF預計,全球約三分之一的經濟體今年或明年將出現經濟萎縮,數十個經濟體可能出現“技術性衰退”,即實際國內生產總值至少連續兩個季度萎縮。目前,美國經濟已陷入技術性衰退。英國預算責任辦公室預測,從2022年第三季度開始,英國經濟將進入持續一年多的衰退。歐元集團也表示,歐元區和歐盟大多數成員國經濟今年冬季也將面臨技術性衰退風險。

        中證網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。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,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        欧美高清一级A片
      3. <th id="y8dug"></th><em id="y8dug"><tr id="y8dug"><u id="y8dug"></u></tr></em>
          1. <th id="y8dug"></th>
          2. <rp id="y8dug"><acronym id="y8dug"><u id="y8dug"></u></acronym></rp>